捡到一本三国志_第0054章 十常侍死_免费小说阅读_苏暖暖厉衍琛小说

听到太后的怒骂,正围绕在窦武身边的北军士卒,忽然有些哗然,他们意识到了不对,他们是北军,虽然窦绍是他们的校尉,可是他们并不是窦家心腹,他们之所以与窦武进军,是奉了天子诏令,来诛杀为祸天下的中常侍,怎么变成了谋逆?

窦武摇了摇头,说道:“我宁死也不会做出忤逆之事。”

“你可知,年间者有嘉禾,芝草,黄龙之见,夫瑞生必于嘉士,福至实由善人,在德为瑞,无德为灾,朝中奸邪横行,所行不合天意,不宜称庆,固有此灾象,我身为臣子,岂能允许此些奸贼为祸天德?此番前来,定要将其诛杀,再向天子请罪!”

窦武说着,太后却是根本没有相信他,足足一年的矛盾,似乎都在今日爆发,自从小胖子即位那天起,她心里便对窦武有了些忌惮,就因为侯览的那一句话,之后,矛盾却越来越深,到了现在,看着已经纵兵攻入未央宫里的窦武,她难道还会相信窦武的言辞麽?

“诸将士听令!捉拿反贼窦武!!”太后大吼道。

北军再次哗然,就是窦绍也控制不住,窦武面色变得格外阴沉,他对着周围士卒们大吼道:“休要理会,去杀了那些狗贼!!!”,只是,等他吼完,那些士卒们也只是愣愣的看着他,并没有一人动手,他们心里已经不太信任这位大将军了,毕竟梁冀的事情还不到二十年!

他们是北军,是大汉最精锐,最忠诚的军旅,而大汉,也不是日后那个百姓起义,诸侯割据,皇家威仪扫地的大汉,大汉延续了四百载,并且他是第一个统治了如此广泛疆域的大一统帝国,帝国已经深入人心,大汉百姓们对天子格外纵容,而士卒们也是忠心耿耿。

这些士卒可不是日后诸侯们从自己家乡,或者是乱军之中募集的军队,他们是大汉军旅,是曾经跟随张奂,跟随皇甫规,跟随段颎,甚至是昔日跟随霍去病卫青的大汉士卒,他们也是如今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军队,在对大将军不再信任之后,身为大将军的窦武发现自己竟然掌控不了这支军队。

就连之前跋扈将军梁冀尚且不能掌握的军旅,未有半点军功的窦武,又如何能掌握?

可是,窦武并不是一个甘愿放弃的人,他直接拔出了剑,朝着中常侍便杀了过去,跟随其后的,是尹勋,窦绍,刘瑜,冯述,李膺,刘猛,甚至已经本身入土的陈藩,此刻也跟着冲过去,这些固执而又忠贞的党人,只有一个想法,除掉此些祸乱!

侯览等人看着亲自冲杀过来的窦武,心急如焚,心里也隐隐有些后悔,若不是有天子令,他们又为何与这些党人过不去,只是,为什么所有的过错都是我们阉人的?明明是天子下令售官卖爵,明明是天子下令休整宫殿,明明是天子下令开挖明池,为何,为何过错都是我们阉人的?

就是党锢,也是孝恒皇帝亲自下令,不然,自己这些阉人,有甚么能耐抓捕那些个党人贤才?

只是,他没时间思考了,一脸狰狞的窦武已经冲了过来,直接撞开面前的窦太后,手中长剑直接刺进了侯览的心口,侯览瞪大眼睛,感受着生命一点点消逝,忽然,他咧嘴,对着窦武笑着,想说甚么,却又说不出来,窦武拔剑,他倒地而死!

侯览的死亡或许是激起了阉人心里不多的一点血性,张让直接扑了上来,一拳打中窦武的脸颊,伸手想要夺走窦武手中长剑,身后有尹勋上前,一剑直接砍断了张让的手臂,张让大叫,窦武又一下直接刺穿了他的心口,又一人倒地,有的阉人吓得晕厥,有的依旧扑上来厮杀,有的跪地求饶。

而小胖子,便躲在远处的阴影里,冷冷的看着他们厮杀。

邢子昂站在他的身边,他们身后,是仅存数百人的宿卫,这些宿卫们,一路清理着北军士卒,只是,刚才小胖子方才发现,北军并没有叛乱,一切都是窦武这个自命清高,而又碌碌无为的酒囊饭袋做出的蠢事,想起刚刚死去的几百将士,小胖子心口一疼。

这些可都是朕的士卒啊!

窦武,小胖子恶狠狠的盯着窦武,该死啊,你要是想诛杀阉人,朕不管你们死活,可是,为什么要用朕这些最为珍贵的士卒来铺垫你的名望?这些沽名钓誉的狗贼!

小胖子双眼赤红,咬着牙,邢子昂皱着眉头,说道:“北军并未造反,要不要此刻出去,令北军将士捉拿窦武等狗贼,此贼犯下如此大祸,大将军也是当到头了。”

“嘿...”小胖子忽然嗤笑了一声,捉拿窦武?然后呢,放进廷狱?廷尉不是党人麽?明日会有多少党人大臣请奏放出窦武,然后呢,窦武出来后,便是诛杀了宫中阉人的大贤才,无过反而有功,那以此等功劳,又该升官了啊,大将军之上,还能封他甚么?

丞相?魏公?魏王?

而在后德殿前,厮杀依旧在继续,北军士卒们看着窦武等人与阉人厮杀,有些不可思议的面面相窥,又忽然嘈杂起来,却不知在商议甚么,而在厮杀中,惊恐万分的太后被小胖子排出的宿卫们带回了宫殿内,太后惊慌失措,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她几乎被吓得痴疯。

阉人已经没剩下几个,此些阉人,亦有小胖子帐下人物,例如高望,只是,他数次说出自己乃是天子内侍,与此些贼人并不相同,窦武也没有理会,一剑砍杀了事,曹节不知何时夺走了刘猛手中长剑,竟然一剑刺进刘猛脖颈,虽随后便被尹勋枭首,刘猛却也没有活下来。

侍中领议郎冯述被管霸咬住了耳朵,硬生生将其耳朵吞下,随后便也被砍成了肉泥,此场争斗,并不是很久,面对手无寸铁的阉人,党人几乎是一方面的屠杀,后德殿前,残肢段臂,血流成河,为祸十载的中常侍们,在这里彻底死去,就如此死在了血淋林的刀口下。

窦武喘着气,看着周围的尸体,心里却是莫名的兴奋,他做到了!他终于做到了,上天可鉴,自己绝对没有任何谋乱的心思,自己一心都是为了大汉,这些奸贼,若是不除,日后定然会再次蛊惑皇帝,彼时,没有了自己,陈藩等贤才,这大汉天下会被祸乱成甚么模样?

幸好,幸好,自己成功了,接下来就去找天子,向他请罪!

他固然会怪罪自己,但是,等他看到天下大治,百姓安乐,定然会理解我今日之苦心,窦武苦笑起来,为了心里的泱泱大汉,他宁愿背负骂名,他已经决定,今日之后,便将权利交给尹勋,刘陶这些年轻的党人,从此辞官回家,以谢今日之罪!!

“哈哈哈~~~”忽然,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从身后传来。

窦武转过身,却有些惶恐,天子率领着诸多宿卫,朝着自己走来,令他惶恐的,却是此些宿卫带伤溅血,好似经历过一场搏杀,他只怕那些北军误伤了天子,他连忙颤抖着问道:“陛下,陛下,可无大碍?”,北军士卒们猛地单膝跪下,轰隆隆的一阵,北军高呼道:“北军步兵营拜见天子!!!”

吼声如雷,小胖子只是朝着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站起来,却没有说话,冷笑着朝着窦武走去,窦武看到皇帝没有回话,又急忙说道:“臣有罪,冒犯了陛下,可臣却无私心,只是为国除贼!”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