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完结(1/2)

其实我心里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错处,但是在励隽晟他的面前,我不由得而就是有些人底气不足呐。

“唉,下次有点出息好嘛?”

随后话落是曾就很熟悉的触感,励隽晟他的爪子而正是在揉着我的头,很轻柔很温暖。

就只是这么一个单调的动作就把我原先所有准备好的想法和说辞而就尽数忘却了,我眼中含泪,真的好久了,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我都是强行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在想着那些曾是贪恋着的东西。

只不过而在此刻所有的都破碎了,我貌似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再一次失跳了,随后,也只是心动式的杂乱速跳着。

“怎么哭了?”励隽晟他有些懊恼的声音。

我刚想要把自己的眼角留出的全部擦干,却在此刻被励隽晟他给轻缓地拥入怀中,我僵了。这一切都来得太过于突然,所以我失去了正常能够思考的行为。

“你……励隽晟你怎么?”我拽着励隽晟他胸前的衣服,有些是忐忑且不安道。

“我现在有点累,就给我靠一会儿好吗?”

“你累的话,可以先去床上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可以待会儿再说的。”看着励隽晟他突然认真下来的脸,我不想面对稍后或许该就却是出现的一切。

“好,那你陪我吧。”

你陪我吧,你陪我,我的脑子中就是一直回荡着这一句话,嗯,好像有什么东西,真的没有按照正常的轨道而去发展呐。

然后我就是这么稀里糊涂地却被励隽晟而给拉上了床,和衣在他的身边躺下。正当我是想要挣扎起身时,却被励隽晟给抱入怀中。

励隽晟他的头此时正是在擦着我的头发,一副却忠犬十足的模样,看着励隽晟他眼下的青黑,我到底是狠不下心。

安分老实的缩在励隽晟他的怀抱中,不动弹。其实在这时候我看着闭上眼睛的励隽晟,心里也很是贪恋这时,或许励隽晟他扫清了一切疲惫之后就不再会这么依靠着我了。

一滴泪落下,随之我也闭上了眼,为了不去给励隽晟他带来任何的压迫感而是让她能够学好深的补眠一下,我决定就这么一起睡下吧。

我是被一阵瘙痒而给弄醒的,看着罪魁祸首此刻正是拿着我的长发而轻刷着我的脸。

一掌拍掉了励隽晟他的手,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他,励隽晟他此刻解了领带并且前两个扣子都没有扣。斜撑着脑袋看着我,眼中微是不满。

就是这个可以察觉却不是明显的不满,还有励隽晟他现在一直保持着的慵懒的笑容,嗯,我的脑经直跳。

不对劲,实在而是太不对劲了。往往像这种并非是寻常事的后面等着的,而一般就是晴天霹雳呐。

“嗯,现在天色晚了,我去准备饭菜吧。”

想要而就寻一个借口去逃离这里,可走不动,看着果然是限制了我的行为的大手,转过身来看着励隽晟他。

在这个时候,我心有一种豁出去的勇气,不管了即便等待着我的而就却或许不知而是怎样结果,起码我就是要面对的,即便或许不在这个时候那么在稍后也就却面对。

“苑故,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好吗?”励隽晟他轻拍着我的手而后道。

或许是因为励隽晟他这么一系列的动作,我一直都僵持且就崩着的肌肤瞬间就是有些松弛了下来。

“好,你说,我听着。”

“嗯,苑故,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在大概就还是几年以前,你曾经救过我一命只不过在那个时候太黑了,我并不知你是谁,看见你在地上写着的依稀是个‘宛’字,嗯,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忘记了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的。”

我刚才要反驳,说这件事情没有经历过,就被励隽晟他给捂上了嘴。

“所以我认错人,抱歉苑故!我不小心而就遗失了你这么多年,所以这一次我的一辈子以身相许就请你接受了吧。”

嗯,有这样的请求吗?把我的嘴给捂得严实让我就却是根本就说不出任1;150850295305065何而拒绝的话,我看着励隽晟,看见了他的眼中满满的真挚和那就貌似是得逞奸计的笑意。

无奈的点了头,在励隽晟他松开了捂住我嘴巴的那只手后,我看着他,“励隽晟,我只是想问你说的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你这次来找我不会只是因为我曾经对你的相救之恩吧。”

“是真的,不,苑故,我发现其实我貌似是在很久之前就接受了你。”

接受了嘛?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呢。我一脸黑线。

“哈哈,傻瓜,如果我不在意你的话,又怎么会为了那么多的事情而处处为你考虑。苑故,其实我并不是个善人呐。”

励隽晟他的头静靠在我的肩膀上,对着我的耳朵如此是轻声道,痒,温热的气息就这么顺着耳道进入,我缩了一下脖子。

然后就是得了励隽晟他一个“哈哈哈”得意的大笑,我看着励隽晟,伸手覆上他的眼,真的很难想象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在今天他突然出现其实对我来说这一切就貌似像是一个梦一般。

只是在这一刻,我手下的温度还有励隽晟他睫毛在手心里是刷动的那种酥麻感,就证实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励隽晟,励隽晟……励隽晟……”我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而励隽晟他也一遍遍就应和着。

最后我抱住励隽晟,“励隽晟你要想,清楚如果在这一刻,你不推开我的话,那么从今以后。我对你就再也不会放手了,即便以后你说我霸道,我也不会。”我紧紧抱住励隽晟,然后就是放松到了一个却是留有空间的力度。

“好。苑故,记得你说的,你要永远就这么一直是不放手呐。其实我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同样无法放开你。”

原本留有空隙的拥抱瞬间就是紧密了,我紧紧抱着励隽晟他,他也亦然如此。

我低笑着,然后再没多久之后就看见了励隽晟的脸上也是挂着笑容,不再是似以前那般清浅却有些会是不太真实的笑容。很阳光也很是灿烂。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励隽晟他拿出手机就对着我们现在的这般姿势给拍了个照片,不稍片刻我也感觉到了自己手机的震动,轻推开他,看了一眼后把白嫩小手伸到励隽晟他的腰间,轻轻,哦不对,是用尽十分力气地掐着。

因为在此刻我的手机上赫然显示的是“筠晟吏”所发过来的一张图,没错就是励隽晟他拍了一阵捣鼓之后的图片。

筠晟吏,励隽晟。难怪了,每次在看见他的名字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原来所有一切怪异的源头是在这里呀,我倒就是而觉得有些是苦笑不得了。

我记得貌似是在我出走之后没多久就和这个“筠晟吏”而有了联系,也就是说,在这么多的日子里面励隽晟他就而却是顶着这么一个冒名同我搭讪聊天。

“励隽晟,你在当初怎么就能肯定我会去搭理你呢?”

此章加到书签